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加快推动中国天然气体制革命

发布时间:2015-10-22

纵观世界能源发展格局和革命历程,大致经历了薪柴、煤炭和油气三个时代,并逐步向低碳能源时代迈进。目前,中国煤炭消费占一次能源的比重高达66%左右,比世界平均水平高35个百分点。中国能源发展处于油气替代煤炭、绿色能源替代黑色能源的双重更替期。因此,一方面,中国要顺应世界能源发展趋势,努力减少煤炭消费,在未来一段时期内大力发展天然气产业,着力增加天然气在一次能源结构中的比重;另一方面,在全球能源大转型、大变革以及中国加快转变能源发展方式的时代背景下,应以推动天然气体制革命为突破口,推动能源供应革命、消费革命、技术革命、体制革命和加强国际能源合作,确保中国能源供给安全、使用高效清洁。特别需要指出的是,从现在至2020年,是中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关键时期,是能源发展转型的重要战略机遇期。先行先试、重点推动天然气体制革命,着力突破制约天然气市场化改革的障碍,有助于带动全局实现整体突破,破解能源体制革命难题,为能源体制革命创新路,打造中国能源升级版。

  2030年中国天然气体制革命战略目标

  着力通过推进天然气体制革命,到2020年要取得决定性的成效;2030年,形成以数家特大型石油天然气公司为骨干、众多不同所有制和不同规模天然气产输销企业并存的市场竞争格局,构建法制完备、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现代天然气市场体系,权责明确、公平公正、透明高效、监管有力的现代石油天然气市场监管格局,达到法制完备、依法管理、主体多元、市场主导、有效监管的战略目标。

  完善法制的战略目标。到2030年,建立以石油天然气法为核心的完整法律法规标准体系,以切实解决当前缺乏统一的立法指导思想和基本原则以及法律体系中不协调、不一致、体系性不强等方面问题。

  依法管理战略目标。到2030年,构建行业发展战略、总体规划、法律法规、能源储备与应急等职能相对集中的、高级别的能源管理体制,厘清政府和市场的边界,制定完善的权力清单、负面清单、责任清单,真正做到法无授权不可为、法无明文禁止即可为、法定责任必须为,以切实解决当前缺乏统一的、独立的高层级能源管理机构等方面问题。

  市场主体多元战略目标。到2030年,形成以数家特大型石油天然气公司为骨干、众多不同所有制和不同规模天然气产输销企业并存的市场竞争格局,构建法制完备、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现代能源市场体系,以切实解决市场主体地位不平等、市场分割、无序竞争、市场体系不发育等方面问题。

  市场主导战略目标。到2030年,实施管住中间,放开两端的价格政策,放开竞争性环节市场价格,形成由市场决定的价格机制,强化对具有自然垄断性质的管输等环节价格和配气价格的监管,以切实解决当前价格政策和价格形成机制不合理等方面问题。

  有效监管战略目标。到2030年,构建统一、独立、专业化的监管机构,权责明确、公平公正、透明高效、监管有力的现代能源市场监管格局,以切实解决当前政监合一、监管职能分散、监管职能缺失以及监管人员和力量严重不足等方面问题。

  2030年中国天然气体制革命实现路径

  1。建立完备的法制体系:深化石油天然气领域法律法规标准体系建设,尽快完善法制体系。

  建立健全以石油天然气法为核心,以天然气专项法为支撑的完整法律法规标准体系。尽快制订天然气专项法规,提高法规的可操作性,使其更适应天然气勘探、生产、输送、储配和利用的特点,并完善相关的实施细则和配套规定。

  2。构建统一管理的、高级别的能源主管部门:深化能源领域管理体制改革,切实转变政府职能。

  理顺现行的能源管理体制,逐步过渡到高级别、集中的能源管理体制。加强行业管理,将行业发展战略、总体规划、法律法规、能源储备与应急等职能相对集中到能源主管部门统一管理。更加重视能源发展的战略谋划,综合运用规划、政策、标准等手段实施行业管理。加快简政放权,继续取消和下放行政审批事项,分清市场和政府的不同作用,切实减少政府对微观事务的干预。深入推进政企分开,分离自然垄断业务和竞争性业务,放开竞争性领域和环节,鼓励各类投资主体有序进入天然气产业的各个领域,实现公平准入,鼓励有效竞争。

  3。完善天然气价格形成机制:加快推进天然气期货市场建设,分阶段稳步推进天然气价格改革。

  目前已初步建立了天然气价格与可替代能源价格挂钩的动态调整机制。考虑到天然气产业的特殊性、改革影响的广泛性和市场形势的不确定性等因素,建议根据天然气市场的不同发展阶段,稳步推进天然气价格改革,力争到2020年,天然气价格基本实现市场化。

  4、。深化监管领域改革:分阶段逐步建立完善中央垂直领导的统一、独立、专业化的监管体系,完善监管职能,加强监管能力建设。

  应尽快健全能源领域监管体系,强化能源领域监管,健全监管组织体系和法规体系,创新监管方式,提高监管效能,维护公平公正的市场秩序,为能源产业健康发展创造良好环境。

  深化社会性监管方面改革,加强事中事后监管,推进市场监管制度化、规范化、程序化。实行统一的市场监管,清理和废除妨碍全国统一市场和公平竞争的各种规定和做法。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坚持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履行市场监管职能,加强事中事后监管,推进市场监管制度化、规范化、程序化,建设法治化市场环境。

  5。试点先行、稳妥推进:设立川渝天然气市场化改革试验区陕甘宁革命老区现代能源产业体系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启动能源体制革命。

  尽快设立川渝天然气市场化改革试验区,通过试点突破,建立完善市场准入、价格形成机制等市场规则,破除阻碍市场发育和有效竞争的各种弹簧门玻璃门,充分发挥市场的决定性作用,在2020年前后建成年产100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产能和年销售量达到70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市场。

  国家应考虑授权陕甘宁革命老区实施推动能源体制革命战略试点。在不降低环保标准和技术标准的前提下,建议:由国家审批能源产业总体规划,将规划内项目核准、审批和备案权限下放老区;对老区实施市场化的能源资源价格政策,放开价格管制,由市场竞争形成;国家赋予老区建立以市场化为基础的新型石油、天然气和煤炭探矿权、采矿权和使用权的管理体制,为国家破解推动能源体制革命进程中普遍存在的多头管理、投资主体单一、市场竞争不充分、无序建设等难题积累经验。(来自:中国经济时报)